NASA称将宇航员送上火星20年后可实现
时间:2017-12-07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说,派遣宇航员20年后火星 - 新闻 - 科学网络

  NASA的一个小组,航空航天和航天专家提出了飞往火星的经济舱计划。根据这个计划,这个团队粗略地估计,20年来宇航员送往火星只需要1000亿美元。现代快报记者李昕编译

  载人火星计划的成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惊人

  长期以来,所有载人火星计划的预算不低于1万亿美元。作为回应,非营利性的火星勘探主管克里斯·贝利(Chris Bailey)说:我们的目标之一是打破登陆火星的宇航员。我们已经能够做到这一点,花了一万亿美元的神话。我们的计划是可行的,负担得起的,可以做到不影响政府预算或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预算。卡比利接着说,这个计划现在正在进行中,美国国会和接受这个计划的民众比任何其他的火星登陆计划都要多。

  由美国航天局的一个小组,航天和太空专家提出的20年载人火星登陆计划的预算在800亿到1000亿美元之间。实际上,美国宇航局每年花费大约40亿美元来勘探这些项目,其中大部分花费在开发猎户座飞船和新型火箭上,希望有朝一日他们可以派宇航员前往火星或其他深入的空间目的地。

  价值1万亿美元的火星载人计划似乎已经成为十年前流行的概念,它基于马虎的报道和偶然的计算,但一再提到,直到许多人相信。相比之下,根据美国政府最新问责制办公室的说法,超过1万亿美元的F-35战斗机的计划应该是这样。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计划被拖延了,这个过程被拖延了。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高级科学家兼小组成员哈斯洛森(Harslowson)表示,美国航天局和商业太空机构在火星制造方面做了更多的努力,并在火星载人计划神话十年之后推出成本更高。与此同时,载人火星计划的倡导者们也从原来的雄心壮志中稳步前行。

  我们不必把所有人们想要的活动都放在火星上,我们只需要到达那里然后回来就可以了。斯隆说,通过关注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可以节省很多钱。他补充说,这些成本中的一部分可以由国际合作伙伴和私人空间公司承担,这与阿波罗登月计划完全一样,完全由美国纳税人资助。

  有人的火星计划不能也不应该和阿波罗登月计划相似,专家组和航空喷气太空公司的成员乔·卡萨迪(Joe Cassadi)说,利用科技进步和国际空间站等太空计划的经验教训,载人火星计划将在20年或更长时间内形成。

  美国政府和人民期待登陆火星

  我们都同意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可以坚持这个共识,这是实现载人火星计划的绝对必要条件。卡萨迪说,没有180度的转弯,我们必须让所有人站在同一阵线上。 。

  这种协调一致的努力似乎正在形成,对火星赞助的人与火星公约的探索即将到来,美国航天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将在开幕式上致辞。然而,博尔登已经公开表示,美国宇航局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在20世纪30年代初准备载人火星计划,而博尔登的这番话实际上反映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观点。

  另外,尽管美国国会在很多问题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在这个目标上达成共识还是很少见的。 4月初,美国众议院空间小组委员会通过了NASA授权法案,委员会主席史蒂芬·帕拉佐(Steven Palazzo)说:我们今天通过的法案清楚地表明,美国宇航局的载人太空任务应该是把人送到火星。

  委员会民主党成员唐娜·爱德华兹(Donna Edwards)同意,并补充说,该修正案要求美国宇航局提出一个现实的路线图,把美国带到火星。

  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荣誉教授John Logsdon说,我认为航天界的许多人都确信,美国宇航局的一系列太空任务计划的最终目标是着陆火星的连贯性和稳定性。几乎没有人反对火星是最终的目标,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研究所是“人与火星”会议的共同主办者之一。

  有人担心预算太高,有人认为没有必要

  虽然美国不反对将火星从政府降落到私营部门的目标,但对火星计划的预算却有很大的争议。 Lordstone先生说,上周NASA顾问小组说,任何计划在20世纪30年代登陆火星都是不切实际的,因为预算紧张,团队认为宇航员更有可能在轨道上,而不是在火星上。

  当然,许多科学家仍然怀疑载人火星计划或其他载人太空计划的必要性。 Halelorson在NASA前副总裁Julio Valsey说,在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机和虚拟游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的时代,远程控制的使命显然是探索火星应该被使用的方式。

  由于载人航天计划的成本高昂,支持这种言论的人并不少。火星探测公司(Mars Exploration)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贝利(Chris Bailey)希望该组织能找到一种经济的方式将宇航员送到火星,并说服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

  卡贝尔在2013年表示,对火星货物的调查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公众对火星计划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特别是长期以来公众对NASA预算的误解进行了澄清。接受调查的美国公众,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预算约占美国联邦政府预算的2.5%,但事实上,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预算不超过美国联邦政府预算的0.5%。

  载人火星计划挑战美国宇航局的卫生标准

  美国医院协会的一个小组在4月23日警告说,一个探测火星或其他小行星的计划意味着美国宇航局现有的防御辐射或其他健康威胁的标准可能不再适用,该组织还表示,美国航空航天局不需要完全修改现有的标准,而应该在长期的太空任务中逐步修改,另外,宇航员在长期的太空任务中要结束,重返地球,应该得到终身健康的好处。

  NASA目前正在考虑在2021年前将宇航员送往小行星,并于2130年将宇航员送往火星。美国宇航局还计划实施国际空间站航空飞行任务,进行一个以上的标准太空任务(6个月)。宇航员在太空中花费更多的时间,由于辐射和失重造成的健康威胁也增加。

  美国宇航局是一个太空探索机构,这是它的本质,所以它不得不作出艰难和危险的决定,小组组长约翰霍普金斯毕业于生物伦理学的杰弗里·卡恩说,长期的太空任务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未知数,确实不为人知。

  NASA发言人Joe Shuhua Buc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NASA一直在努力推动人类探索的极限,但我们也致力于为那些选择参与这些探索任务的人提供最高的安全标准。

  太空旅行可能会导致人们的骨骼,心脏和肺部以及心理和其他健康威胁受到伤害。2007年发布的“美国宇航局太空健康标准”列出了执行太空任务超过210天的宇航员作为美国宇航局最高风险类别。有人驾驶的火星计划的持续时间可能会超过六个月,此外,宇航员也可能停留在火星的表面,那里的辐射危害与空间类似。

  登陆火星后,人类将成为多星球物种

  在美国宇航局4月22日举行的火星高峰会上,美国宇航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说,为了人类继续发展,我们需要探索和学习如何在其他世界和人类中生存。

  NASA正在研究可以帮助人类前往火星或其他行星的技术。博尔登说,允许宇航员登陆火星,甚至在这个红色星球上建立长期定居点,这只是人类学会在不同环境下生存的第一步。

  博尔登还提到:如果我们想继续增长,就必须成为能够在许多星球上生存的物种。我们之所以需要登陆火星,是因为我们有一些在地球上生存的经验。火星是我们星系朝向太阳系其他行星或太阳系外其他星系的垫脚石。

  美国宇航局人类探险任务负责人威廉·格尔斯滕迈尔也在会议上发言。在他看来,火星计划并不像宇宙飞船那样将宇航员送到月球上,就像阿波罗登月任务一样。火星计划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将在几年内将多个航天器送往火星。

  博尔登补充说,理解火星还有很多其他的实际意义,可以帮助科学家挖掘地球的过去,探索地球的未来。

  火星车的好奇心及其车辙

  美国宇航局最近观察到火星表面神秘的心形陨石坑

  NASA解决火星图像的亮点之谜,就是幻想

  NASA宣布火星的神秘光芒

  特别声明:本文仅为传播信息的目的转载,并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的“来源”保留在本网站上,并有自己的法律责任如着作权;如果作者不想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